心理咨询
首页 > 心理资讯 > 情绪

疫情笼罩下的悲伤、焦虑、恐惧:警惕替代性心理创伤!

2022-05-23 18:06:34 次阅读
最近一段时间,空难、房屋塌陷、疫情,负面消息接踵而至。

尤其是已经持续了几个月的上海疫情,官方消息、民间发声,各种信息铺天盖地的轰炸,牢牢吸引着大众的注意。

警惕替代性心理创伤

许多人通过各种媒体紧密跟踪着疫情信息,但多数人和疫情保持着相当的距离。

可是,当看到视频里在寒风中排队等待就诊的焦虑而无助的市民、因为超负荷运转精神和体力面临崩溃的一线医护人员,我们的内心被一次次深深地刺痛。

这种因为消极信息刺激的强度超过人们的心理和情绪耐受极限,间接导致各种心理异常的现象,在心理学上被称为“替代性创伤”(vicarious traumatization)。

一、替代性创伤,到底是什么呢?

替代性创伤(vicarious traumatization)简称VT,这一概念是由Saakvitne和Pearlman在1996年提出的。

“替代性创伤”主要指:在目击大量残忍、破坏性场景之后,损害程度超过其中部分人群的心理和情绪的耐受极限,间接导致的各种心理异常现象。虽然没有亲身经历心理创伤事件本身,但因为听闻了足够多关于经历创伤人的故事和报道,产生了间接创伤。

警惕替代性心理创伤

不少人都记得一个视频:

那是一个跟着殡仪车边跑边哭喊“妈妈”的女孩,她的母亲死于新冠肺炎。

警惕替代性心理创伤

社交媒体的快速传播,一个个具有冲击力的影像资料在互联网间不断地交换传递。不安、悲伤、焦虑、恐惧笼罩在了2020年初的武汉上空。

这个视频给不少人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冲击,而那个女孩的遭遇正是在疫情风暴中心,遭受巨大精神创伤的人们的一个切面,也给了许多带来情绪上的大风暴,让人无比心疼。

虽然不直接处于伤害的原始环境,但是社交媒体的广泛传播与带有强氛围感的悲伤渲染,这些悲剧的文字、音频、画面以点带面,这种无能为力和自责的感受会使个体间接感受到替代性心理创伤。

警惕替代性心理创伤

那么,为什么我们会因为产生替代性心理创伤呢?

1、过度共情:心理学家认为,过度的共情会造成心理资源的过度损耗,使得个体无力对后续的负面刺激做出有效应对,进而可能过度沉浸在负面情绪之中。

因此,无论是奔赴一线的医护工作者、记者和志愿者以及共情能力较强的普通人群在接触到灾难性事件和受害者的同时,自己的心理状况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

2、非理性信念:“过度概括化”是非理性信念的一种,即对危险和可怕的事情高度警惕,随时防备他们的发生,会让我们处于一种高度应激状态。

比如说反复刷手机,关注确诊人数上升了多少、看自己是否还是绿码,可能因为喉咙有些不适就怀疑自己感染,开始紧张不安。这种长时间的应激状态会使我们的血压、血糖、肾上腺素等居高不下,进而影响身心健康。

警惕替代性心理创伤

3、负性偏向:负性偏向是指人们在面对各类信息时,更容易注意、记住并传播负面的信息,并容易将模糊不清的信息解读为负面信息的现象。这是因为经历了自然选择而一路坎坷进化过来的人类,对于负性刺激的敏感程度会比积极刺激更强。

因此,一些骇人听闻、阴谋论性质的信息会更容易迷惑人类的大脑。

比如:“震惊!猫和狗也会传染新型冠状病毒!”、“病毒是从某实验室里泄漏出来的!”、“红鸡蛋可以治疗新型冠状病毒!”。

如果每天沉浸在这类新闻中,很难不让自己在惊吓中惶惶不可终日。

二、拨开替代性创伤的云雾

去年2月,陆林团队在Nature子刊发表研究指出,与洪水、重大创伤性事件(如911恐怖袭击)等等相比,传染病大流行之后,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综合患病率最高,在他们的研究中,这个数值为22.6%,几乎5个人中就有一个。

替代性创伤与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表现有些相似。创伤后应激障碍是直接遭受创伤产生的,替代性心理创伤是得知他人创伤经历后发生的,与个人的同理心相关。

对于替代性创伤者而言,症状不一定会和创伤后应激障碍那么严重,但它比创伤后应激障碍更普遍。

虽然两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却又有着相同之处,替代性心理创伤的表现如下:

1、行为层面:表现为持续不断地关注疫情,不愿意或者无法停止。在工作或者休息时也无法停止脑海里想疫情的念头,和亲朋好友的聊天内容都与疫情相关。

而且这些行为已经影响到正常的生活,比如过度关注疫情导致记忆力和专注力变差了,担心受怕而失眠、食欲不振或者暴饮暴食。

警惕替代性心理创伤

2、情绪/心理层面:在停止接受负面信息时,与疫情相关的音频、画面、记忆还是不断闯入脑海里,对疫情相关的刺激过度敏感。有一位来访者,因为共情能力太强,她刷到武汉小女孩追着母亲殡仪车跑的视频时,差点情绪崩溃,她觉得自己和视频中的女孩一样大,总是忍不住想自己如果遇到同样的事了怎么办,郁郁寡欢了几个星期。

3、身体层面:这可能是由于“过度概括化”带来的躯体反应,个体对自己身体的反应过度敏感,总感觉出现头疼、肠胃不适、喉咙疼、肌肉酸痛等与新冠肺炎相关的症状。

在疫情开始的那一年,全国线上心理援助电话几乎被打爆,大多数来访者都是怀疑自己感染了新冠或者是其他疾病,或者是对同胞的不幸而自己有心无力的痛心。

很多人在有替代性创伤的体验时,会产生无意识层面的内疚感和无力感,这些内疚感来源于对他人不幸的无能为力,在这些替代性创伤可控的前提之下,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方法将这种无力感转化成利他行为,以此来恢复我们的能量。

比如说在照顾好自己的前提下,给需要的群体送去关怀和温暖,像在上海疫情非常严重的时候,许多网友都会通过在微博接力的形式,让需要帮助的人得到支持,这就是把内疚感和无力感升华成了助人行为。

三、出现替代性创伤时,我们怎么办?

通常来讲,替代性创伤都是出于对事件或事件中群体的同情和共情,从而使自己出现严重的身心困扰。

我们要知道,疫情带来的创伤不可能完全消失,但是我们要带着痛,去看到黑暗中的那一束光:

1、暂时切断信息源。

心理医生余婧认为:不停刷手机上的创伤性信息,是进入应激状态的表现。

没有经过特殊训练和有专业知识支撑的个体,如果过度暴露在过于残酷的信息流之下,会不自觉卷入,被替代性创伤。

如果这些信息已经让你感受到头晕、恶心等心理不适,应该立即停止接受这些负面信息。

警惕替代性心理创伤

2、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可以为自己安排工作或制定生活计划表,将注意力到每天需要做的事情上来。

比如,进行适当的户外运动和娱乐活动,将对疫情的过度关注转移到其他方面,适度的娱乐活动可以帮助我们恢复被损耗的认知资源,形成更多的正面情绪。

3、接纳自己的情绪、承认自己能力是有限的。

容易产生替代性心理创伤的个体,通常是因为太容易心软和善良,这是好的一面,没必要因为自己的优点而觉得自己“矫情”。

但是有时候我们需要承认自己的能力和资源有限,没有办法帮助太多人,我们需要先拥抱自己,才能拥有温暖的怀抱拥抱他人。

4、向他人寻求心理援助。

适当的和心理咨询师聊聊有助于缓和我们的负面情绪,如果觉得自己需要倾听者,可以拨打心理援助热线。

我们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或多或少经历过与“失去”有关的感觉、失控无措的时刻。

那些个人的心理创伤很有可能会被替代性创伤的体验激活,给心理健康带来压力和风险,如果你意识到自己可能在经历无法消化的替代性创伤,除了远离手机之外,还可以去向你相信的人倾诉你心里的不安,比如家人、好朋友,甚至心理咨询师。

当你把那些脆弱的感觉表达出来,并获得正向回应时,你至少就不是孤独一人在面对那些痛苦的感受。

希望我们都能停止这场内耗,过好自己的生活,实现创伤后的成长!

作者:烧烤君

警惕替代性心理创伤
  1. 上一篇: “受抑郁症困扰,很想自杀”:是心理咨询,驱散了所有的阴霾
  2.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最新推荐

更多>

咨询师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