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
首页 > 心理资讯 > 情绪

“受抑郁症困扰,很想自杀”:是心理咨询,驱散了所有的阴霾

2022-05-21 16:38:18 次阅读
或许,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会经历黑暗。

但谈及我经历的那段黑暗,觉得比深渊还要漫无边际,宛如溺水般无法呼吸。

后来,我才知道那种感觉叫做抑郁。

受抑郁症困扰很想自杀

一、陪读问题引发的抑郁

我从小是一个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他们只能给予我一周一次的电话关怀。我理解他们是为了生活,但心里坚信他们是很爱我的。

我一直想,等我到了高三,他们也会和其他家长一样为了我最后阶段能专心读书会来陪读的,到时候我就能好好体会他们的关爱了。

等真到了高三,我看着大家陆陆续续从学校宿舍搬出去,和父母一起到学校附近的出租屋里。

而我却只能等待,等待父母什么时候才能不忙提出陪读。

临近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班主任在班会上说:你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最后的成绩,父母就算挣了金山银山也不比孩子的前途重要,建议所有学生都让家长过来陪读。

就这样,我向父母开口了,他们说自己没时间,让祖母过来陪我。

这样也好,总算可以搬出宿舍了,暂时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祖母是个闲不住的人,陪读这样清闲的日子她过不惯。因此,她总在我上课期间回家干点活,然后再过来。

好景不长,一次她返校途中,出了车祸。我记得,当时我在上数学课,老师在讲解试卷的一道大题,我努力地忍住睡意听懂。

保安进来教室喊,谁是某某,你祖母在学校门口出了车祸,马上要转到医院,你快去看看。

我听到自己名字的一刹那就呆住了,后面的描述只是大意,我只记得当时自己一下就清醒了,拔腿就往教室外面跑。

眼泪是在眼眶里打转,还是已经流出来了也不太记得了,只记得那时候的世界很模糊。

受抑郁症困扰很想自杀

后来,祖父去医院照顾祖母,在他的言语中,我听得出来饱含责怪我的意思。如果不是为了我,祖母就不会出车祸。

这种自责一直伴随着我,我上课的时候,睡觉的时候,做英语听力的时候…

我总是在想,如果我不要求家人过来陪读,那祖母现在一定是高高兴兴地在家和祖父聊天。

如果不是因为我,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祖父不用每天辛苦地去医院照顾祖母,父母也不用在他乡为家里担忧…

可是现在一切都因为我发生了,而我却什么也改变不了。

班主任那段时间找我谈话,让我不要多想,一定要把重心放在高考上。

于是,我努力装着认真的样子,思绪却不知道飞到了哪里。我再去努力让自己回过神来,思绪又飘到了其他地方,我的注意力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

自责一步步地侵蚀着我,我无处可逃。但同时我的脑海里又冒出另一种想法。

二、另一种想法:我是被爱的吗?

我常常想,父母是不是真的爱我?

如果爱,为什么会狠心让我一个人面对残酷的一切。

祖父祖母是不是真的爱我,如果爱为什么没有看出我的自责无助,还要怪我。

那一段时间,我反复问自己活在世上为的是什么,是为了高考吗?

那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吗?那如果我无法为高考而努力了该怎么办呢?

父母偶尔会在晚自习后打电话过来,他们电话里的嘘寒问暖让我觉得可笑,我每次都不说话,用嗯,哦之类的词敷衍。

挂了电话我又觉得自己很可笑,还在奢求他们会主动说出回家陪我这句话。

我骂自己别傻了,不要那么犯贱了,根本没有人在乎你,甚至会扇自己一巴掌,在自己的手臂上掐出一道道红印。

我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过不去,我一直以来都是个乖孩子,很懂事很听话。

而现在,我变了,我上课假装认真终究是被老师发现了,一个又一个老师找我谈话。

在办公室里,我态度诚恳,但屡教不改。

终于有一次,一位老师在课堂上直接教训了我。

那一次,我哭了,我发现不是我不想回到原来的状态,而是真的努力了也回不到。

我的理智告诉我,要好好学习,但情绪像一滩烂泥控制着整个身体,我努力让自己上进,直到最后崩溃大哭,以失败告终。

而在别人看来,我一切正常。我能说话能走路,甚至有时候还能开玩笑。

他们不知道的是,我甚至有想过自杀,好像一瞬间我已经悟透了人生是没有意义的,死亡是另一种解脱。

受抑郁症困扰很想自杀

但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我不是心情不好,而是得病了。

后来,母亲终于回来了,她开始觉察到我的不对劲,经过多方辗转,才发现我居然是得了抑郁症。

“抑郁”这个词晴天霹雳般让我震惊!我只在电视上看到过这个词,现在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我感到害怕和无助。

那种感觉像是坠入了无穷无尽的深渊里,周围一片黑暗。你不会死亡,却像是时时刻刻都在和死亡斗争。

我在网上查询了抑郁相关的资料,经过自己一番思想斗争,再加上母亲的劝说,最后决定去接受心理咨询。

三、心理咨询——与自己和解的良方

我的心理咨询师是一位中年女子,看起来很温和。她是由母亲的朋友介绍的,听说在当地小有名望。

但一开始,我还是很排斥她的,她同我说话时,我既不反驳也不吭声。

当时间到了,我迫不及待走出了咨询室,脑中思考着下次还要不要来。

第二次咨询我本来拒绝了,母亲为此和我争论,最终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再去一次。

这一次,以我为什么不想来咨询这个问题开始讨论,我才开始觉察到咨询师与老师家长所说的话不一样,她的语气里没有一丝责备。慢慢地,我愿意和她说话。

她慢慢引导我说出自己的感受。于是,我把自己这段时间的难受,无助,自责全部都一股脑说出来,感觉她好像能体会到我的感受。

她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在她那里吐露了我的心声后,好像负能量就被吸走了一点。

她听我描述每一件事,但不会评价我。她很在意我的情绪,总是让我感受自己当时的情绪。

就这样,在感受自己情绪的同时,我发现自己没有之前那么混乱了。

她带我一起去探寻我情绪背后的深层原因,带着我一步一步刨根问底——原来我是一个很渴望被爱的孩子,我希望得到父母的关注,可是从未得到过他们真正充沛的爱。

而那次因为祖母的车祸,仅有的那点祖母的爱也从我的生命中撤离,我感觉自己不值得所有人去爱了。

在咨询师的开导下,我开始慢慢地去了解更深的自己,好像发现了内心深处一直蜷缩的一个脆弱的自己。她把整个人封闭起来,害怕触碰到任何东西,被宣判没有被爱的资格。

我与那样的自己产生心灵对话,我安慰她,对她说:“车祸只是一个概率事件,不要过多谴责自己了”、“父母是爱你的,他们现在已经回来陪你啦”……

这个脆弱的自己,终于在我的理解和安慰下,放松了下来,得到了力量。

原来我一直被困在了自己的内心深处,当我走出来时,所看到的世界仿佛不一样了。

受抑郁症困扰很想自杀

之后的咨询中,在咨询师的建议下,我会在早读之前去运动,会经常对自己说:“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很棒了,你是值得被爱的。”

我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状态在慢慢回归,也能够集中注意力去听课了,只是偶尔还会胡思乱想,但心里已经有了越来越正面的信念。

我明白自己是被爱的,也是值得被爱的。我的生活开始有了阳光,我的世界开始变得精彩。

经过这一段心理咨询的体验之路,改变了之前对心理咨询的偏见,现在觉得去做心理咨询,就和感冒了去打针吃药一样再正常不过。

是心理咨询让我和内在的自己和解了,现在写下这段经历时,还无比感慨当初多么幸运遇到了能懂我的心理咨询师!

我知道,现在还有很多父母和孩子都跟当时的我那样,对心理咨询存在一些误解。

但现实是,《中国国民健康心理报告》显示我国青少年抑郁检出率高达24.6%,这已经是个很庞大的数目了。

而在高中,青少年面临着学业压力,身心发展也不成熟,就更容易产生一些心理问题。请给暂时迷失的他们多一点理解,不要让心理问题背负污名。

期待每一位迷失的你,都能通过心理咨询找回真正的自我,与之和解!

作者:荔枝

受抑郁症困扰很想自杀
  1. 上一篇: 如何与痛苦和平共处
  2.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最新推荐

更多>

咨询师推荐

更多>